當前位置:大國文化 > 

以柔潤剛,走進(jìn)海派古籍修復技藝

發(fā)布時(shí)間:2020-11-25 17:33:30|來(lái)源:光明網(wǎng)

  以柔潤剛,走進(jìn)海派古籍修復技藝

  ■本報記者 童薇菁

  “傳拓技術(shù),是中國最古老的復印機,它起源于魏晉,傳承至今?!比涨?,在滬上一堂非遺技藝體驗課上,古籍修復第三代傳人張品芳示范了海派碑刻傳拓的幾個(gè)代表性工序。只見(jiàn)張品芳雙手各持一拓包,互相配合著(zhù)富有彈性地打出“斜下直落”的“節奏”。

  “雙拓包,正是海派碑刻傳拓的獨有技法?!惫偶迯偷诙鷤魅?、也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古籍修復人才趙嘉福在接受本報專(zhuān)訪(fǎng)時(shí)說(shuō),“我們今天說(shuō)的海派,又可稱(chēng)為南派,它發(fā)軔于江南文化,在上海得到傳承與發(fā)展,形成了獨特的藝術(shù)形式和審美價(jià)值?!?/p>

  江南的技藝,上海的傳承

  追求卓越、細膩、精致、清雅——海派古籍修復技藝的特點(diǎn),同時(shí)受到地理、氣候和文化因素的影響而形成。歷史上的江南一帶文藝繁榮,書(shū)畫(huà)交流頻繁。玲瓏精致的江南園林,尤喜以碑文作為景致,體現士大夫的志趣與學(xué)問(wèn)。久而久之,深厚的文化底蘊造就了一批服務(wù)于藝術(shù)家、技藝高超的獨特匠人。

  隨著(zhù)上海開(kāi)埠,這些頂尖師傅跟隨著(zhù)一批文化名人,把生意、手藝都帶到了上海。以“大刀切書(shū)”聞名遐邇的蘇州曹有福和以精湛的石刻、碑帖裝裱技術(shù)名揚四海的無(wú)錫黃懷覺(jué)就是上海圖書(shū)館的第一代修復師。

  “那時(shí)候行業(yè)競爭大,手上活兒不行就要餓死?!壁w嘉福17歲進(jìn)入上海圖書(shū)館時(shí),面對的就是這些領(lǐng)域的江南大師,“裱畫(huà)的、修字畫(huà)的、刻碑的、拓碑的、修復古籍的……上圖匯集了諸多南方頂級師傅,上圖代表的就是江南水平?!?/p>

  古籍修復是手感、分寸和火候的藝術(shù),理論文字難以描摹全面,靠一代代師父口傳與心授,這時(shí)候,學(xué)徒自己的拼搏心就顯得尤為重要。為了學(xué)篆刻,趙嘉福不光每天堅持練書(shū)法,還看了大量印譜、拓本,從臨摹印稿學(xué)起,聰明加上勤奮,久而久之,他的碑刻作品有了“金石氣”。

  上海圖書(shū)館申報的“碑刻傳拓及拓片裝裱技藝”“古籍修復技藝”于2015年、2019年先后入選上海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代表性項目。時(shí)代的發(fā)展,對修復師這個(gè)職業(yè)提出了越來(lái)越高的專(zhuān)業(yè)要求。海派古籍修復技藝也迎來(lái)傳承、發(fā)展、創(chuàng )造的新空間。

  趙嘉福的弟子、上海圖書(shū)館歷史文獻保護中心修復部主任張品芳是目前國內罕有的能獨立完成傳拓、拓片修復與篆刻的專(zhuān)家,從事古籍修復已經(jīng)31年。作為“第二代”和“第四代”之間的橋梁,她深感這份傳承的意義之重大?!肮偶迯托枰聲r(shí)代的人才?!睆埰贩家蟮谒拇鷤魅藗兿颉耙痪鄬?zhuān)”的方向發(fā)展,練就純熟的手藝之外,還應當廣泛涉獵出版學(xué)、目錄學(xué)、古漢語(yǔ)學(xué)、古文字學(xué)以及印刷、美術(shù)、字畫(huà)、金石等學(xué)科知識。

  “快”的時(shí)代,“慢”的信仰

  近年來(lái),隨著(zhù)全社會(huì )對傳統文化和考古文博領(lǐng)域的重視,以及《我在故宮修文物》等網(wǎng)絡(luò )傳播的助推,讓原本冷門(mén)的古籍修復“熱”了起來(lái),越來(lái)越多的年輕人開(kāi)始對這個(gè)專(zhuān)業(yè)產(chǎn)生向往。

  這讓張品芳想到了年輕時(shí)的自己。剛進(jìn)上海圖書(shū)館時(shí),女職工修書(shū),男職工學(xué)裝裱、碑刻似乎是一種不成文的規定。但張品芳有點(diǎn)不服氣,“我有力氣,刻碑我也能干!”趙嘉福被這個(gè)不怕吃苦的女學(xué)生打動(dòng)了,但他對張品芳說(shuō),自己絕不會(huì )因為她是個(gè)女孩子而對她降低要求。

  古籍修復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才能動(dòng)手,容不得“萬(wàn)一”。學(xué)習中,趙嘉福反復叮囑,碑刻得慢一點(diǎn)沒(méi)關(guān)系,但必須考慮成熟了才能下刀,“跟我學(xué)刻,刻錯一筆就不要跟著(zhù)我了,你就改行吧!”尤其是在雕刻中,要求筆墨仍需保持氣韻生動(dòng),因而,碑刻及其傳拓技藝可以說(shuō)是書(shū)法藝術(shù)的延伸,是藝術(shù)再創(chuàng )造的過(guò)程。

  明代周嘉胄對古籍修復師提出了“補天之手、貫虱之睛、靈慧虛和、心細如發(fā)”的要求。古籍修復,是一場(chǎng)與時(shí)間爭分奪秒的賽跑。今天修復師們所要面對的浩如煙海的古籍、修補不盡的文物,是對傳統日復一日的堅守。

  修補一本古書(shū),要經(jīng)過(guò)拍照記檔、拆書(shū)數頁(yè)、選配補紙、清潔書(shū)葉、修補、潤濕壓平、折葉、捶平、壓實(shí)、齊欄、打眼、穿稔等十幾道工序。若損毀嚴重,一頁(yè)紙要耗上幾個(gè)小時(shí),而修復好一冊古籍,一般耗時(shí)一兩個(gè)月,有時(shí)甚至需要一年或更久遠的時(shí)間。古籍修復,仍像許許多多中國傳統的匠人工藝一樣,信奉著(zhù)用時(shí)間喂養技藝的古老信條。


責任編輯:孫遠進(jìn) 校對:海洋

中國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眾號

Top